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郑州一午托班想办个证,教体工商卫生转个遍,回复全是:不归我管

2022-10-23 03:14:44 1779

摘要:河南商报记者 王乔琪 宋晓珊 李江瑞 高云 陈诗昂想给孩子午托,却又无处可托,家长着急。教体、工商、卫生、消防,谁能给午托班发个证?午托班从业者困惑。期待学校解决问题,可学校也表示为难:“不是不想管,而是没有条件和政策支持。”对于午托班问题...

河南商报记者 王乔琪 宋晓珊 李江瑞 高云 陈诗昂

想给孩子午托,却又无处可托,家长着急。

教体、工商、卫生、消防,谁能给午托班发个证?午托班从业者困惑。

期待学校解决问题,可学校也表示为难:“不是不想管,而是没有条件和政策支持。”

对于午托班问题,这次你咋看?

家长着急

2年换了5个午托班

想给孩子午托,却又无处可托

11:40分,下课铃准时响起,金水区文化路小学一年级的豆豆走出校门,在高高举着的“午托牌”中找着熟悉的那家。

“齐了,回家。”午托班王老师点完人数,豆豆就和小伙伴们一道,排着队走进学校旁边的文博花园,回到他中午临时的家。

进入午托班一楼,阿姨已经将分好的饭放在了餐桌上,豆豆洗完手便开始用餐。20分钟后,他就要去二楼午休了。

在郑州,跟豆豆一样的不在少数。

资料图

官方数据显示,2015年年末,郑州市共有普通小学935所,在校学生79.1万人。其中,相当一部分学生中午是在午托班度过的。

豆豆妈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在上小学前,她就开始为孩儿物色午托班了。

“选午托班跟选学区房是一样的,都要慎重。”豆豆妈说,大半年时间,她考察了十来家午托班,最终选择了儿子同学家长推荐的这家午托班,“离学校近,规模也大,加上熟人推荐,我还放心点。”

如今,儿子已经在午托班呆了快一年了,豆豆妈很满意自己的选择。

比起豆豆妈,张女士可没那么幸运。两年时间,她给孩子换了5家午托班。

第一家,开始承诺只收20人,结果俩月后一百三十平米的屋里挤了40多个娃。张女士果断放弃。

“一个三天两头要加钱,还有一个孩子去了老生病,这种家庭作坊式的午托班,我真不放心,”张女士抱怨,本想着让孩子上午托班是省心的,现在反而更加费心了。

“我现在逢人就问解决方法,急死了,也烦死了!”张女士说。

午托班困惑

教体、工商、卫生、消防

谁能给我的午托班发个证?

找不到靠谱的午托班,家长着急;办了午托班,身份却“转不了正”,午托行业的从业者也苦恼。

齐女士是一名午托行业的创业者,在开午托班前,她曾经是一名企业的会计。

2013年,家里孩子要上学了,苦恼于找不到合适午托班的她,心一横,辞去了工作。

“孩子教育太重要了,权衡以后,我就打算自己开午托班,既能照顾好孩子,又能工作赚钱。”

齐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她做的是精品午托,只设置20个名额,每天变着花样的更新食谱,饭菜都会在家长群上传。

“我还安装了网络摄像头,家长随时可以看到孩子吃饭午睡情况。”齐女士说。

对于自己午托班的硬件设施,齐女士很自信,“自己孩子也同吃同住,肯定都安全放心”。‘’

资料图

不过,每次面对家长“查看证件、手续”的要求,她就有点心虚。

“刚开始以为在自家做,不收那么多孩子,就不需要办证了,可有些家长还是很在意这些。”于是,齐女士开始了为午托班“转正”的路。

“我先去郑州工商部门,想申请个营业执照,但是被告知要到教育部门申请资质。”

齐女士又在区教体局获知,他们并不是午托班的主管部门,也从没有审批午托班的资格,无法办理资质。

抱着最后希望,她又找到了办法卫生许可证的部门,最后郑州市卫生局表示,该业务还要去咨询所在辖区的教体局。

拐来拐去,最后都说要问区教体局。齐女士无奈,再次咨询后,区教体局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只负责文化教育辅导机构的办证,午托班我们从来没办过。

为了让家长放心消防安全,齐女士又去消防部门办消防许可证,“他们也是不受理。”

最终,办证无门的齐女士索性自己考了一个健康证,家里多备了几个灭火器了事。

“我实在不知道午托到底归哪里管,谁能给发个证?”

最终,齐女士的午托班“转正”失败。

不仅是齐女士,郑州的午托班都处于无证状态。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午托行业鱼龙混杂,一些午托班也想成为“正规军”,从中“脱颖而出”,但无人来管的现实让从业者也困惑、无奈。

资料图

学校为难

不是不想管

而是没有条件和政策支持

河南商报记者曾做过一个关于午托班的调查,结果显示,家长对午托班不放心的因素主要集中在:老师素质良莠不齐,没有手续和资质,出了问题维权难,存在安全隐患。

找个放心的午托班太难,无路可走的家长们只得把希望寄托给学校。

调查也显示,有六成家长赞成学校提供午托服务。

郑州市聚源路小学曾是提供午托服务的“样本”学校。在2007~2009年期间,聚源路小学为学生提供过午餐和午休服务,当时的收费是每人每天10元钱,比当时社会上的午托班少20%~40%。

不过,最终因为需求大、老师们精力有限等因素,午托服务终止。

“政府没有相关政策,公办小学也没有条件,别说午休室,很多学校的功能室、活动场地都无法保证。”有学校负责人表示,提供午托服务,学校也很为难,不是不想管,而是没有条件和政策支持。

此外,南阳市第十五小学教师王燕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河南多地的学校是不允许办午托机构的,不仅如此,在校的教师有规定,禁止私自办班。

家长着急,从业者困惑,学校为难,对于午托班问题,这次你咋看?

(河南商报编辑 张雅露 吕瑞天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